首页 > 旅游 > 国内旅游|正文

京广高铁明日正式营运 沿线短途航线可能缩减

来源: 新浪新闻  陈海虹
2019-02-19 14:47:17
分享:

明日起,京广高铁正式运营。沿着京广线从北京出发,8个小时就可以“跑”到中国的南大门广州。途中,北京到石家庄仅需1小时19分,到郑州3个小时,武汉5小时。

相关沿途短程航线也将迎接高铁带来的“寒流”。多名航空业内人士表示,“短途航线一定会受影响”。分析称,京广全线贯通后受到分流影响较大的将是北京-郑州航线。

北京飞郑州机票跌破200元

京广高铁运营在即,记者昨日在去哪儿网上查询,结果显示,北京至郑州、武汉、长沙等京广高铁经停站的机票,6折以下占据半数以上。其中,2013年1月7日北京至长沙机票最低有2.8折,折后仅需336元(不含税费),6折以下的航班占总航班数的65%。同一天,北京飞郑州最低2.7折,折后跌破200元、仅需187元(不含税费),5折以下的航班占总航班数的42%。

记者通过比对2013年1月,与2012年、2011年1月同时期机票的打折情况发现,虽然每年1月份、特别是1月中旬之前,正处在航空淡季,折扣都很多。但2013年1月的机票打折较之从前更猛一些。

南航市场部的一名工作人员对记者表示,1000公里以下是高铁的市场,这在国外早有定论。京广高铁开通,短线航班受影响肯定很大。以前开通的高铁,就有相应航线减航班,甚至退出。

短途航线或将减班

北京航空法学研究会常务副会长张起淮表示,对于短线航班的旅客,高铁会分去很多。航空公司也会进行调整,比如减少运力和班次、调整航班时间排班,将运力增加到长距离航线上等。

国金证券分析师黄金香在近期发布的分析报告中表示,此次京广全线贯通后受到分流影响较大的将是北京-郑州航线,预估分流小于60%。另外受到一定分流影响的还有北京-武汉,预估分流小于25%,郑州-广州小于15%、北京-长沙小于10%。而且上述航线规模较小,总计占国内旅客总数的1.66%。

不过对于京广高铁,北京出发至郑州、武汉等航线,具体会受到多少影响的问题,一名国航工作人员表示,高铁尚未通车,影响目前仍无法预计。

商务及远距离航班不受影响

如果说高铁沿线的短距离旅程,高铁与航空大有“火并”之势,那1000公里以上的长距离线路,两者之间其实比较“和谐”。

张起淮介绍,常见的民航客机对地速度在700-1000公里/小时之间,显然比高铁列车的300公里/小时快了许多。高铁的速度优势只能体现在1000公里的路程之内,中长途的运输中,航空运输的速度优势就能体现出来。

正因为广州距北京2000多公里,业内人士认为,京广这条长航线不会受高铁影响。

民族证券交通运输行业研究员李磊表示,1500公里以上航班基本不受高铁影响。平均来讲,高铁开通后的第一年,对相应航线会有10%到20%的分流作用。之后各自都会趋于稳定,航线的运营也会逐渐恢复增长。

除长航线外,高铁在商务航线面前的竞争力也不是很大。

在京沪高铁开通后,曾有不少人担心,这条商务“黄金航线”会被高铁“欺压”。但国航一工作人员对记者表示,京沪高铁并未影响国航京沪航线的运营。就在京沪高铁开通当天,国航的京沪航线客座率还是在90%以上。“对于上海、广州、深圳这样的商务城市,高铁的影响很小。”

航空公司尚未因京广高铁“调整”航班

民航资源网专家王疆民表示,高铁与飞机的客户群不同,公务商务人员更喜欢乘坐飞机。飞机可以提供更好的服务,机场环境也比较完善。因此,曾经被高铁影响的一些航线后来都有所恢复,一部分乘客在尝试高铁后又回归了航空。

商务航线不愁卖,张起淮对记者说,出差时就总碰到买不到机票的情况,常常被告知已售完。

也许正源于此,东航北京分公司相关负责人以及南航北京市场部的工作人员都表示,目前并没收到针对京广高铁的调整消息。

截至发稿前,记者通过中国铁路客户服务中心网站查询了27日北京到广州东的高铁余票。发现三趟G字头列车二等座余票数量分别为785张、506张、764张,一等座余票分别为69张、88张、108张,票源仍然充足。

旅客声音

“五小时内行程选高铁”

李先生生活在北京,但由于工作需要,经常全国各地跑。他表示,自己在选择飞机与火车时,关键的时间线是“五个小时”。对乘高铁需五个小时以内的目的地,李先生称,“北京市区去机场至少一个小时,落地后机场到市内也要一个多小时。加上中间飞两个小时,再考虑到无法预计的延误,高铁实际上就比较快了。”

究竟是“地上跑”合算还是“天上飞”合算,记者也为总出差的李先生算了一笔“经济账”。

比如到距北京约700公里的郑州,选高铁无疑更合算。北京去往郑州,全天共30班高铁,二等座的价格为310元,3小时左右即可抵达。记者在网上查询到,北京至郑州的直达航班每天19班,飞行时间1小时30分左右。目前机票打折后最低已跌破200元,加上税费后最低约需要367元。但考虑到去机场的成本,以及本身高铁票价更便宜,搭乘高铁确实更划算、更方便。

但若去广州,这“经济账”就是另一种结果了。北京至广州,每天30多班飞机,3小时就到了。现在的机票加上税费大概是900元。而G字头高铁全天只有两三趟,最低也要865元。加上高铁最短要8小时,无论是价格还是时间,“坐飞机更划算”。

按照业内人士的介绍,在京广高铁上,北京出发选“跑”还是“飞”,分界点应该是武汉。明年1月份,北京至武汉直达航班飞行时间为2小时。最低票价加上机建费和燃油费共380元,价格在1000元以下的有近20班。而北京西至武汉全天共7趟高铁,最低票价(即二等座)为522元,运行时间为5小时。考虑到低价机票多为早晨或晚间出发,高铁出发时间多在白天,飞机和高铁的差别就不是很大了。

背景

短程航班屡遭沿途高铁逼停

沿线相距在1000公里以下的两个城市间,高铁“逼退”航空的情况,一次次上演。中投顾问研究员黎雪荣认为,运营时间在2小时之内的短途线路,95%的市场份额属于高铁。

郑西高铁开通一个多月,郑西航线上座率由7成降至2成后,随即停飞。石太高铁的开通,使得太原飞北京的部分航班取消。成都至重庆高铁开通后,四川航空公司停飞了运营长达19年的成渝航线。上海至郑州的高铁正式运营后,春秋航空相关航班被迫停止。

据记者了解,武广高铁开通后,南航曾缩减武广高铁线上的飞机航班。为避开高铁锋芒,南航当时新增加的武汉、长沙方向航班,都选择从深圳出港,而不从广州出港。

国外高铁的经验也出现了相同的现象。

资料显示,欧洲近几年开通的短途高速铁路,纷纷成功抢占航空市场。2007年的法德线高铁,迫使该市场的主要航空公司法国航空放弃了短途城市间的航线,转身投资法国高铁。

2008年开通的欧洲之星高铁(速度320公里/小时,伦敦-巴黎、伦敦-布鲁塞尔,均在2小时左右),使得“伦敦-巴黎”航线70%的旅客走出机场,走进高铁车站。

数据显示,对于500公里以下距离,高铁对航空的影响是颠覆性的,大多数航线都会取消。对于500到800公里的距离,高铁给航空带来的是重大影响,约能分流30%到40%。对于800到1200公里的距离,高铁分流在15%到20%。

本版采写/新京报记者 赵嘉妮

www.371hh.cn
关键词:京广,沿线,航线,明日,高铁责任编辑:段红彪